情欲的季节-1212 收获的季节

育儿教育 2020-02-14141未知admin

  谢谢你,威廉斯弟兄。上午好,朋友们。今早很荣幸来到这里,像这样被引见,让我觉得自己更加渺小了。我……我为今早能有机会来到城而满了。

  我记得我第一次到城来的时候只有十七岁。从那时候到现在城的变化的确很大。今早我们来到城,我们简直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离开图森、什么时候到达城的。它们都快连成一片了,很多地方都扩展了。以前我们在这儿的沙漠里步行甚至骑着驴去过的地方,现在有了汽车旅馆和一毛钱商店等等。当然,岁月也使我变老了。

  刚才我坐在这里,坐在我的好弟兄瓦尔得兹弟兄身边,我说:“哦,弟兄……”我们交谈着。我说:“我真的是老了,”我说:“我发现,我生命的里程表越来越高了。”我说:“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像那样地交谈着。当得知他年龄比我还大十二岁时,我很惊讶。然后,我感到好多了。我说:“瓦尔得兹弟兄,我想你……你传有多少年了?”他说:“五十年了。”

  瞧,当他开始讲道时我还是个小孩子。我说:“瓦尔得兹弟兄,我希望你主领今早的,”我说:“我只是个年轻人,”我说:“我不想上去讲什么了。”我说:“我的长辈们……”

  我很感谢瓦尔得兹弟兄。他告诉我,他在这里建了一个养老院。这很好。我很感激他邀请我什么时候去看看他们。养老院就在新河边,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有人知道它在哪里。但我敢肯定,只要是瓦尔得兹弟兄办的,那就没问题。

  每次我去到一个大会中时,通常都会遇到在过去的中得到医治的人,或类似的事。当今早我站在这儿时,我看到一位宝贵的姐妹坐在那边,她的名字叫厄尔布,是从密歇根州来的。她儿子是这边的播音员。她告诉我以前她在密歇根州的弗林特的事,得到了一张卡,想要接受代祷,但没有被叫到。当时她病得很厉害。但今早她就在这里,我相医治了这位妇人,她就站在这会场的角落里。

  昨晚我一直在听电话,那么多的电话打进来。现在我是你们的邻居了。我住在图森。电话太多了,我不可能出去看他们所有的人,所以我就通过电话为他们。那么他们就只要留给我电话码就行了。

  有一位八十七岁的老太太,是个老徒,有一段时间不清。她在街上尖叫,喊来,说有人夺走了她的孩子。八十七岁了(瞧?),她已经头脑不清楚了。她是一位可爱的老太太,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比利按铃说:“立刻去为她,那位老太太情况很严重,他们认为她快要死了。她真是……她已经不能控制自己。”

  于是,我挂上接收器,去到中,。过了一会她就睡了。她醒来后,完全好了,晚饭时,吃了一整只鸡,之后又吃了些蛋糕和冰淇淋。

  我想,今早这里的某位领导,或者别的什么人,也许是瓦尔得兹弟兄,在中说:“我们得不着,是因为不求。我们不求,是因为不信。”

  我很欣赏这些年轻人的唱。瓦尔得兹弟兄和我们这些老年人谈及那位年轻人的真诚,他作了认识的。

  我不怎么喜欢电视。你们知道,我是很反对看电视的。我们在图森定居之前,暂时租了一所子。若主愿意,我们就要在图森安家了。子给我们的那位女士,是一个很好的徒朋友,但是她留了一台电视机在子里。我家里有小孩子,你们知道他们是怎样的,所以他们立刻就跑到电视机那里。前两天上午,我刚刚与斯托美弟兄一起从外地回来……我不知道斯托美弟兄今早在不在这里;他是图森分会的会长。我的小女儿,她现在就坐在后边,喊我去看电视,说:“我们要打开电视机啦,现在有一个四重唱节目。”诸如此类的话。

  呐,我是一个很爱人的人,为此我很抱歉。因为我生性就是这样,如果我做什么事了我的天性,我就是假冒了。在你们这些人面前我不想成为那样。我想成实的我,那么你们就明白我们是站在怎样的立场上了。我想我得有点太多了。

  但我发自内心地要那个,因为在我看来,那节目就像是好莱坞的表演,全都是些的东西,没有一点那种本该有的庄严神圣。他们用摇滚乐的节奏来演唱赞美诗,穿着金色的拖鞋。真的已经到表演的地步了吗?嗯,如果那就是传的话,我可不想与它沾一点边。我想要的是真正无伪的东西,并且我们一直想要那样。

  呐,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六上午我有幸第一次去亚利桑那州弗拉格斯塔夫的分会讲道。这位弟兄,我忘了他的名字,是那个分会的会长。[原注:有一位弟兄说,“是切斯特·厄尔弟兄。”]切斯特·厄尔,切斯特·厄尔弟兄。我今早在与一位从印度来的传的弟兄握手的时候,才有机会见到切斯特·厄尔弟兄。他说我下星期六上午可以去他们那里讲道。我诚恳地邀请你们都参加那个。我们希望主祝福我们。

  今早城地区的传弟兄都在这里。我来到这个会堂的原因……每次我来到这里,一般都要走马灯似的去到各个。后来我发现这有点困难,因为有些比较小。当然,他们不愿意因为小,就漏掉哪一个弟兄,于是困难就出现了,因为人多得装不下。所以如果……我本想我们要在某个地方,由我自己来主持,我们聚在一起来,只是一些传的,并为病人等。在以前……

  也许我要是这么做的话,会好一些。我想要来自各的弟兄们,城的们,明白我们来到这个会堂的原因,就是使所有的人能集中到一个地方。但是你无法让所有的弟兄都聚在一起,因为人太多了。你们看,今早来到这里的,也许连一半都不到。所以在大会之前我们在这里的几天,你不可能让他们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一起。

  我肯定我们会在大会中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你们会听到一些很好的讲的讲道。这位卡什弟兄全名叫卡什·汉堡,汉堡弟兄。哦,有多少人听说过他?他真像一场台风,是的。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形容他。他是一位弟兄,但是……但是,啊,我有一次与他在一起。你们知道,我想当你们听了像他这样的人讲道后,你们就不会来听我讲道了。他能不喘气地讲完一篇道。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他确实一口气能讲很多东西。我最近与他一起去参加纽约的大会,会后他想请我去吃晚饭。我进了一个地方,当我要离开的时候,他正在对楼上楼下的人讲道,而且是对那里各个角落的所有人讲。他真是一个相当有自己特色的人。

  我肯定你们也会喜欢从加利福尼亚来的弟兄。他叫什么名字?我记不起他的名字来了,他将是其中的一位讲。我也忘记了他的名字。但他是一个有力的讲,你们会喜欢他的。或许会有伟大的讲参加,像你们所知道的罗伯茨弟兄和当今许多伟大的人。

  我满了,因为此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段。就是有一次大卫望着主的约柜放在帐篷里,他说……他正与那个时代的先知拿单坐在一起,他说:“我住家里,住在香柏木的宫中,我主的约柜反在幔子里,这正确吗?”[撒下7:2]

  但是那天夜里,主临到先知,说:“你去告诉我仆卫,说我从羊圈中把你召来,叫你不再跟从羊群,使你得大名,好像大大有名的人一样。”那不是最大的名,不是最伟大的名,但是神把他列在那个时代地上大大有名的人之中。

  我想,“这是那时神对大卫的恩典。我自己能够数算这恩典。我发现有幸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就是世界历史即将结束的时代,并且被列在参加这些的人中。”愿主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

  呐,我的好朋友瓦尔得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想我得在十点差一刻或十点过一刻离开。我会到最后,这样我就不会打断你的讲道了。”他以前也参加过这样的。

  我讲得有些慢,你们知道,当我讲话的时候不得不思想。我记下了,作了笔记,然后我得回头去想一想主告诉我要讲什么,你们知道,我要等候他。所以我讲得有点慢,希望我今早不会留你们在这里太长时间。

  我问过威廉斯弟兄,说:“威廉斯弟兄,我可以讲多长时间?”我说:“我可以就着一些,讲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之后就可以解散,让大家回家。”我说:“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再多一点东西。”就是一些今天我认为对你们有益,并能让你们带回家去思想的东西。

  我今早三点半……三点四十就起来了,准备好来这儿,我这么做决不是为了让你们来看我的。我不想让人来看我。我来到这儿,昨天我在查考我记下来的一些,我为一些事地祈求,并认为借着这个也许能帮助什么人。我……我们没有时间去游山玩水。我们……我们必须办正事。我相信很快就会再来。

  现在,他们正在录音,可能有人会拿到磁带。我想声明一点,就是有时侯我……很多次我的确被人了。很多时候,人们打电话来说:“伯兰罕弟兄,你所讲的要点是这个意思吗?”有时我们说到一些事,但你必须晓得我所使用术语的含义,才能真正明白我说的。

  有时候我讲的事情可能与某些人所理解的有点出入(现在我想要你们弄清楚这一点)。但是我有一个信息,我不是……这是从神来的,我是这样认为的。有的人可能认为那是从来的,有的人可能认为那是。但对于我来说,那是生命。当我所讲的与众不同时,不是我要故意与众不同,或者故意伤人。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若是那样,我就是个。我……我是按神的旨意那么讲。我那么讲是……是为了使人们能更好地认识神。我这样讲,不是为了要抬高自己。我所讲的是从神而来的。

  是的,我经常做出这样的声明。我妻子坐在那边在听我讲,她知道我讲话是不大注重礼节的。我……就好像你吃鸡时咬到了鸡骨头。没有一个爱吃鸡的人因为咬到了鸡骨头而把鸡都扔掉的。他只会把鸡骨头扔掉,继续吃鸡。吃樱桃馅饼时也是一样,如果吃到了樱桃核,我……我决不会把整块饼都扔掉;我只会把核吐掉。所以……

  我在这里所说的就像我在中所说的一样,对于你们来说都像樱桃核一样,好,你们就把它丢到一边,并且……尽量不要让我知道。然后你们继续吃你们认为正确的东西。我会……

  我相信主会祝福他的道。我是神道的坚定信徒,我只的道。我只的道,这就是主所给我的信息。

  神是至高无上的。当神独自存在时,谁能告诉神在创世之初该怎么创造?明白吗?如果我们有,只有一种形式的,那就是神。所以如果我们有,我们在那时候就与神同在,就是神的一部分。我们是他的属性。我们现在还是他的属性。因为“太初有道”,道是一个思想被表达出来。所以我们本是他的思想,然后被表达在道中,成为我们现在的样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名字,也许不是我们现在的名字,但我们的名字是在创世之前就已经写在羔羊生命册上。明白吗?如果那时没有写在那里,就永远也不在那里。明白吗?来就是要救赎那些名字写在生命册上的人。瞧,他知道。

  “窑匠”,像《罗马书》第八章告诉我们的,“谁能告诉窑匠,难道一团泥能说,把我造成这个或那个吗?”瞧?不能。神必须展现他所有的属性。所以他必须做卑贱的器皿,又做贵重的器皿,当然是要显出贵重的。但神是至高无上的(你明白吗?),没有谁可以告诉他该做什么。

  他把我们造成各种各样的。甚至……圣经告诉我们说,连星星也是互相不同的。这颗星与那颗星是不同的。你们知道,在天上的也是不同的,里分、基伯、撒拉弗等,各不相同。我们也是各不相同的。神造了大山、平原、草原、草地、沙漠、大海等等。看,他……造物是各不相同的。他是一位……他是一位多样化的神。今早,看看他所造的这些人,有白种人,有黑种人,有褐种人,有黄种人,有红种人(瞧?)这都是……是他的。他是一位……他是一位多样化的神,所以我认为他对他的传们也是这样行的。

  呐,让我们低头做一会。在我们读神的道之前我想说一下,我知道如果我用的时间长一点,你们有想站起来或想走出去的,我能理解,瞧,我完全能理解。

  亲爱的天父,我们庄严地来就近你,我们的头向着你用以创造我们的尘土。我们的脑子里想着,有一天晚上你问亚伯拉罕,他能数算海边的沙子吗?你又叫他看着天上的星辰,问他能数算那些星星吗?当然,是不可能的。你告诉他,他的必如同海边的沙和天空的星一样不可胜数。现在,我们的头脑,我们的思想,应该说是我们头脑中的思想,当我们向着我们所出的沙土低下头的时候,我们的心却要仰望我们将要去到的天家。从沙土到星辰,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在里死去,我们是亚伯拉罕的,照着应许与他一同承受产业。

  今早我们来到这里,在供养我们需要的饮食旁彼此交通,现在我们已经吃完,可以把它放到一边了。现在我们渴望你赐给我们天上的吗哪,就是能强健我们里面生命的食物。就像现在,这食物被血液输送去强健我们,制造更多的细胞,使我们强健地度过今天;也愿我们能接受,让他今早就藉着他的话进入我们的灵,使我们在所生活的时代里更强健。因为白昼将尽,夜幕了,晚上的光就在这里。我们很快就会听到要我们上去的了,我们正在等待那个时刻。所以,父啊,请帮助我们。

  没有人配得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但是那在创世前就被杀的羔羊来取过了书卷并揭开了七印。啊,神的羔羊,今早来向我们打开书卷,主,让我们与你一起研读,看看我们在这个时代该做什么来预备好自己。

  祝福每一个,祝福即将的每一场,还有跟他们的一起的,我们的小。当我们今天离开这里的时候,愿我们能像从以马忤斯来的们一样说:“在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的名求。阿们!

  呐,对于你们喜欢翻开圣经,你们喜欢在传读的时候跟着他读,要找出他是从哪里讲的人,如果你们带了圣经的话,请翻到《马太》第四章……

  呐,我想在讲道之前把我的主题告诉你们,我或多或少地要它,边往下读边讲。这是我的主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主题是“收获的季节”。

  我们要读一段来为这一思想打个根基,从这个题目里来讲一个主题。我们要读的是《马太》第四章的一部分。这是讲到受试探的。当他充满以后,他被引领到旷野。

  1当时,被引到旷野,受的试探。2他禁食四十昼夜,后来就饿了。3那试探人的进前来,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4却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线就带他进了圣城,叫他站在殿顶上,6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跳下去,因为经上记着: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7对他说:“经上又记着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8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的万国和万国的都指给他看,9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10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他。”

  在《约翰》6:48,曾说过,我想是的,今早我把它摘录了下来:“我就是生命的粮。”这是在逾越节的筵席上,那时在吃筵席,纪念在旷野从天而降的吗哪,他们从一个泉源中饮水,这泉源代表在旷野的磐石,他们在大大地庆祝。在他们当中大声疾呼,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在旷野吃了四十年的吗哪,但他们每个人还是死了;而我是从天上神那里降下来的粮,人若吃这粮,就永远不死。”说到磐石,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的磐石,我就是那块你们祖从中取水喝的磐石。”

  说:“什么?你是个还没有五十岁的人,竟说你见过亚伯拉罕?现在我们可知道你是被鬼附着的,是。”

  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看,“我”就是在荆棘丛中向摩西说话的火柱。你们看这里的动词是现在时,不是“我过去是,我将来是”。“我是”永远都是现在时。

  我们想一想这点,他论到自己时说:“我就是生命的粮。”这个人怎么会是生命的粮呢?这是我们想知道的。他还说:“这饼是我的身体。”这个人怎么会是饼呢?这有点奇怪。但不要对此感到困惑。那时的人就陷入了困惑。他们不明白,这个人怎么居然称自己是饼呢?还有,《约翰》第一章也是这样告诉我们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住在我们中间。”所以,道成了饼。道和饼就必须是同样的东西,因为是道又是饼。

  他怎么能既是道又是饼呢?对于属的头脑来说,这肯定会让他们感到困惑的。但是我们希望今早我们中间没有属的头脑,我们中间都是属灵的头脑,以便我们都能明白天父想要告诉我们的东西。瞧,这些词汇令人困惑,但同时它们又是属灵的真理。瞧?

  他们说:“这个人怎么会是饼呢?”我相信,这是为什么约瑟夫,以及许多历史学家都……我一直在查考……

  我正在写一本书,是我对《录》前四章的,希望很快就会出版。它会是一本很厚的书。然后,关于每一个时代,我会写一本小。

  我研究过的历史。我……在我脑子里有一些印象,我想是约瑟夫或者是某位早期的作家说过:“这个拿撒勒人,就是到处给病的。他的们把他的尸体挖出来吃了。”瞧,他们是在守圣餐。人们以为把的尸体挖出来吃了。我们也吃圣餐或守圣餐,这圣餐象征的身体,因为他就是神的道。

  呐,瞧,这使人困惑;但同时,这又是。说:“所有的都必须。”瞧?当我们自己的想法与冲突时,我们必须要抛开自己的想法。任何时候你都决不要因为任何事离开圣经,不要离开圣经里的任何一个字。要完全跟圣经站在一起。

  神总有一天要审判。如果他是藉着来审判人,是哪一个呢?有人说:“是会。”那又是哪一个会呢?瞧?因为各个会之间的分歧,比跟我们的分歧还大。看,他们之间互不相同,一个……他们有不同的形式,有罗马,有东正教,还有犹夫奈特派,啊,很多不同的派别。他们绝对是彼此的,所以,是哪一个会呢?如果神藉着,又是哪一个呢?也是互不相同的。

  在他的圣经里,他说他要藉着审判。我们读过了,就是道。在《希伯来书》13章,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因此,他会按照对也就是道的态度来审判他们。“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话。”不是从人口中出来的,不是从院出来的,不是从出来的,而是从神口中出来的。人必须靠它而活,单单靠它而活,不是靠人的解说,而是靠神自己的道!

  “哦,”你说:“这里有错误。”如果错了,神会对它负责的。他把这道带给了我。瞧?这是我必须持守的,也就是他所说的话。

  呐,如果对一个人是饼和道有些困惑的话,那现在就让我们来查考这一点,来弄明白。因为“经上的话都是真实的,是不能废的”,每一句都要,不管那看上去多么奇怪,也一定会的。

  如果威廉斯弟兄或是这里弟兄,我们的曾曾祖父今早都复活出现,比方说,给他们看一看电视,那会怎么样?也许有人在他们那个时代就预言说:“在将来某个时候,你可以听见一个声音传遍世界。”

  “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彩色图像也可以在空中。”现在已经实现了。“只要按下一个小开关,全世界的人都能在屏幕上看到运动着的人等等。”

  在我们接近天父之前,我想提醒你们注意,神就在这屋里。道的作者就在这里。所以不管你穿什么衣服,生活水平如何,住在什么样的子里,或开什么样的车,受过多少教育,神看的是你的心。他也看我的心。我们受审判是根据我们的心,甚至不是根据我们说的话。我们的心要审判我们。“惟独出口的,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太15:18]如果不是这样,就是在。

  呐,人们正在这屋里穿梭,以人的样式,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唱的声音就在这屋里。不过你要明白,你受感官的而只能看到某种程度。但现在你可以借助晶体管或电视机里的什么东西;当你把它打开,借着这个机器就可以把那些以太波转换,把它转换并压缩到一个频道里,你就可以看到那些人的图像了。有的人可能在,在南非,或什么地方,或在印度,或在任何的地方。你站在这里可以从屏幕上看到他们所穿衣服的颜色,树的颜色,以及他们的每个动作。去打开电视机看看是不是这样。

  那么,在我们的眼睛所看不到的地方,同样的东西也在来来去去。亚伯拉罕听见神说:“你向天观看,数算众星”的声音就在这里,以利亚在迦密山上求雨的声音也在这里。亚当也在这里,只不过人们才发现这点。

  神,神是伟大的创造者,让我们在大自然的样式中讲讲他,首先在自然界中认识他,然后再回到神的道中。大自然随着神的道而运行,因为神是大自然的创造者。当你明白了大自然的运行方式,就能发现……大自然是我的第一本圣经,发现大自然是如何运行的,发现神在自然中。情欲的季节小麦是大自然的产物,是做饼的原料,能满足的需要。大自然隐藏着许多奥秘。我们……我第一次认识神,就是在观察大自然的时候。我明白那里一定有些名堂。呐,我没有受过教育,所以我经常藉着大自然来讲道。我并不是在支持文盲。但是,我想说的是,你甚至不需要任何的知识就能认识神。

  施洗约翰是的先锋,当他从旷野里出来时……我们知道,他九岁就去到了旷野,住在那里,因为他的工作很重要。他的父亲是一位祭司。根据祭司的职分,或者是的规矩,他父亲对他说:“约翰,你知道你是要介绍弥赛亚的。你知道,某某弟兄正是一个完美的弥赛亚。”所以约翰不得不离开那种东西,独自去到旷野,因为谁是弥赛亚,必须是神的拣选,绝不是人的拣选。所以他大约九岁时就去到了旷野。

  注意,他三十岁的时候从旷野里出来,他讲道不像个家。他没有使用高言大智,讲的都是大自然的东西。他对那时的说:“你们是毒蛇的种类!”毒蛇是他在旷野里见过的。他恨毒蛇,那是有毒的,它的毒牙里满了致命的毒素。他把当时的比作毒蛇。他说:“毒蛇的种类!谁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不要一开口就说,我们属于这个,我们是耶西奈派,或我们是某某,我们属于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或不管是什么。不要一开口就说你们是这是那,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看到吗?

  还有,“斧子”,那也是他在旷野里使用的东西,“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看,他不会把结好果子的树砍下来,因为他就是靠那树上的果子而活。但不结好果子的树……哦,你查考整本圣经,它是如此的有,里面的每一个都是指向的。你看,“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等等。你看,约翰用自然领域中的事物来传讲他的信息。

  我们现在就要面对这个问题,就是我们看到说的:“我就是生命的粮。人活着要靠一切的道,我就是道。”瞧?我们要回到大自然中。我看到很多时候我必须要这么做。

  神的道也是一样,是前后连贯的。神总是在同一个原则下行一切的事的。起初当人类失去跟他的团契时,他就定意要藉着一位无罪者洒出的血来他们。他从未改变他的方式。我们试图让人受教育进入救恩,使他们加入进入救恩,乞求他们进入救恩,敲打他们进入救恩,或是喊着他们进入救恩。但神的方式仍是一样的,的宝血是神与信徒相见的唯一场所。

  说:“父啊,叫他们成为一,就像我们是一位一样。”[约17:11] 不是让某人来管辖,那一点用都没有。一个想接管别的,一个人想于别人之上。但是我们可以与神成为一,就像与神是一位一样;这才是的祈求。他是道,祈求我们也能成为神的道,反射他,那样他的就得到了应允。

  神知道,一切都是像这样运行的。呐,有些时候我们就是这样发现神的,就是观察大自然。季节交替,证明有神。我首先就是从这里发现的,生命在春天发生;长出生命,结出果实,死亡,埋入土中,第二年春天又复活了,周而复始。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讲上几个小时。

  但在印度,人们所信的,跟我们这里的宣教士弟兄是何等不同啊。那里,还有世界其它地方,我发现有许多人相信。他们……他们相信你在这里是一个人,死了,然后在另一个地方你成了一只鸟或一头动物。看,那跟大自然的说法不一致。

  大自然述说,种子埋入土中,再长出来的还是同样的种子。明白吗?死去了,复活的还是同一位。哈利亚!这个身体入土以后,不会长出一朵花或别的什么东西,复活的还是一个男人或女人。我们从大自然里看到这个规律,一粒种子要经历寒冬,腐烂等等,但只要它里面有生命,这生命就被保存了。

  但如果……如果那粒种子是没有芽的,就绝不会生长,不可能长出来,因为它里面没有东西可以生长。如果我们只是成为名义上的徒……世界上有两种,属世的和属灵的,他们都称为徒。但是属世的不会成长。他们是界协进会里生长的。

  但真正的徒要复活见,因为他们是新妇,要去见。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差别。大自然把这些奥秘向我们隐藏起来,当我们观察大自然时就可以明白。我们明白,就在表达着死亡、埋葬、复活的线

  我们知道,我们都是靠吃面包活着,我们知道我们能存活的唯一方式,就是把死了的物质吃到我们的身体里去。你不可能有别的办法存活。

  不久前我遇到一个素食主义者,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本来是对你满有信心的,直到我听到你说你早餐时吃咸猪肉和鸡蛋,”瞧?他说:“一个虔敬的人怎么能吃那些东西呢?”

  任何食物都是不洁净的,但是藉着神的道和就圣洁了。圣经说:“你若是的好传,就该将这些事提醒弟兄们,瞧?这些东西,若感谢着领受,就是圣洁的,没有一样可弃的。”[提前4:4-5]《提摩太前书》3章。我们晓得这是真理。所以我说我们……

  我说:“只要你还活着,你就得靠死的物质而活。如果你吃面包,麦子就死了。如果你吃蔬菜,它们也死了。不管你吃什么,就连喝牛奶,你喝的也是细菌。你只能这样做。”你只有靠死的物质存活。

  如果必须有什么东西死掉才能让我们的身体活着,那么岂不更需要什么东西死掉才能让我们地活着吗?需要死亡来做到这点。粮食……看,说:“我就是生命的粮。”有麦子做的粮,不是那种粮,所以一定有靠两种的粮维持的两种生命。就是要带领我们明白这一点。不可能是……他不是……他不是麦子,也不是话语,他是,所以必定有两种的生命。我们知道麦子得死掉才能使我们的身体存活,像我讲过的。是道的粮,他死了就能使我们地活着。他是道的粮。呐,注意,要牢记这一点。呐,为要证明所说的是正确的,让我们来看看大自然是怎么运行的。

  让我们去到中再查考一下,回到中直到我们找到我们的主题。在伊甸园里,神把他的道,全备的道,给了他的第一个家庭,使他们藉此而活。神安置在地上的第一个家庭被了的生命,如果他们持守住神的道的话。那是神的计划。神说:“我是神,我是永不改变的。”那仍然是他的计划。他的计划从来没有让人靠,或是组织,或是人造的规则活着,而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线

  呐,让我们回到《创世记》,也就是起初,“创世”的意思就是“起初”。我们看到,神赐给他的家人的生命,只要他们能遵守神的道,靠神的道而活的话。但是他们了神的道,仅仅了神的应许链条上的一环,死亡就临到了他们;这也是一个应许。

  这就像一根链条。正是这跟链条维系着你不落入,只有这个才能带你脱离。当一个信徒变成了假信徒,靠着与神的道相的话语而生活,他就切断了与神的团契。一环断开了……记住,你对神的道的信心也像一根链条。一根链条的最大负荷就在于它的最薄弱一环。是的。因为最薄弱环节能承受多少,就是它的最大负荷。如果你听到有什么与神的道不一致的话语,使你疑惑,比如有人说:“啊,那是给使徒的,那些事是给过去的时代的。”但圣经说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就不要让那个成了你的薄弱一环。你要加固这一环,持守住神的道,把你的生命融入神的道之中,因为只有这一个能带你脱离之火。是的。

  这个链条亚当和夏娃—第一个家庭断开了。呐,记住,他们并没有神的一句话,也没有神的三个字,只是了一个字。人必须靠一切话,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才能脱离。人的目的地是被那个决定的。他要么是被那个链条拴着,要么就是被拴着。若有混入了这根链条,那就是链条中的薄弱环节,那你就完了。亚当和夏娃就是毁在那薄弱环节上的。那就是薄弱环节,他说:“是啊,神……”神是说了那句话,神既然说了,就是算数的。他持守他所说的道,就是,“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如果有一天,你让毫无的语以外的任何东西进入你的魂中,那一天你就与神分离了。

  这话说得很重,但你要仔细听。注意,就一个字,圣经中记载他们只了神在最初所说之道的一个字,这一个字,就导致了人类与生命的链条断开了。

  这就好比有一个人,你被吊在这个人的脚上,他的手吊在空中,你要是把那人切成两半,或把他的脚趾头,或任何你挂在他身上的部位掰断;你是挂在那人的最下边,绳索的任何一个地方要是断了,你就完了。呐,记住这一点。

  记住,圣经说:“要凭两三个人的口做,句句都可定准。”[太18:16] 过一会,我们来看看所受的三个试探,也是今传跌倒的三个试探,以及使跌倒的三个试探,使一个组织跌倒的三个试探,还有使个人跌倒的三个试探。一切都是在三之中,就像因信称义、成圣、的洗,父、子、。一切都是在三里得完美。

  呐,注意,神在起初给他的孩子们赖以的第一样东西就是他的道。我们发现这是真理。在圣经的中间,我们听到来告诉我们说:“人活着,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线,自己又说:“我为这些事做,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一个字,或从这书上删去一个字,神必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

  这与被造用以维持生命的粮食有什么区别呢?麦子是生命的粮食,如果没有杂交的话,把它种到土里,又会长出麦子来的。一定会长成为成熟的麦子。有缺陷的麦粒不会长出来的。我们都知道这一点。坐在这里的索斯曼弟兄是从来的,他是种小麦的,他知道,你不可能指望种下有缺陷的麦粒而得到收成。因为麦粒里面的虫子或细菌会把它吃掉,会先把它的生命吃掉。

  你知道,那要你、吃尽你身体的病菌现在就在你的身体里面吗?约伯说:“我这皮肉之后……”[伯19:26]把你装进一个密不透风的棺材里,细菌照样能把你身体吃得净光。

  你发现面啊,面粉等等的东西,你把它密封地放在那一段时间,里面就会生虫子了。怎么回事?那虫子本来就已经在那里了。一开始虫子就在那儿了。

  这麦粒必须要是好麦粒,里面必须没有毛病和缺陷等等,必须是纯种的麦粒,不能是杂交的,因为如果长出的是杂交的麦粒,你再把它种下去,你的麦子就完了,因为杂交的麦粒是不能再生长的。它不能生长。你一杂交就等于是把它的生命夺走了。

  这就是发生在身上的事。他们与世界杂交了,这就是每一次复兴来到之后,你无法发起另一场复兴的原因。只要形成了组织,立刻就死掉了,再也不会兴起了。因为它把世界组织到了体系之中,因此再也不会复兴了。历史显明没有哪一个组织起来后又再复兴过的。她死掉了。为什么?因为杂交了。

  不要让主教来掌管,要让来掌管。明白吗?被差来把杂草等等清理出去的,不是靠主教、监督之类怎么想。要靠来使各就各位。我们会明白就是完美的道。

  亚当有他的选择:信靠神的道而活,或者不道的一个字而死。我们也有同样的选择,因为我们必须选择。如果神把亚当放在他的道中,只在他的道中;却把我们放在某个或任何上,那么神的审判就会失去公义,也无法表达他的圣洁和至高无上。只有把每个人都放在同一个基础上才能显出神的至高无上。他是神,是不改变的。神起初怎么做,他永远都会那么做。他永不改变他的……他的计划。他只会扩大他的作为,但决不会改变。他会继续以同样的方式去做。

  呐,亚当有一个选择。如果他抓住神的道,他就会活着。如果他不抓住神的道,他就得死。我们也是一样。我们持守神的道,就会活着。“人要靠语的每一个字活着。”我们要不这样,就必死,就会有属灵的死亡。哦,我们仍然能发出声响,是的,继续到处踢脚,喊叫,胡闹,但那不是活着。那不是活着。我是一个宣教士。我听到过异比我们还能踢脚和喊叫,他们他们认识各种神明,等等。但他们不是活着的。“他们正活着的时候,也是死的。”[提前5:6]圣经这么说的。我们看到神把这选择权赐给了我们。

  夏娃了撒但的一个字,就死了。如果起初,这位、的神,不能因着我们所做的而免除这一切的、婴儿的死亡等等,战争、内乱、,就是如今我们所遭受的这些东西;如果他能免除,如果他至高无上的道允许他免除这一切,然而当时他却没有免除,那他就是不公义的!你明白了吗?神不能免除的。起初他若不能亚当所做的,他也决不会你我所做的。我们必须明白这一点,只靠神的道。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线

  后来神,在亚当坠落之后,他被神的道试验,就坠落了,神继续创造,想要找到一个能靠着神一切话语而活的人。注意。神要找的是靠着神给那个时代的道而活着的人。你看,神把他的道分配给不同的时代,因为他能……

  他是无限的,他是无所不在的,是无所不知的,因此他晓得万事。他不是到处都存在的。但藉着他的无所不知,他晓得万事,因此他才能够无所不在。因为他就是这样凭着预知而预定了我们,不是因为他想要这个人、那个人失丧。但他早就知道谁会、谁会失丧。明白吗?因此,凭着他的预知他就可以预定。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荣耀。这是他的本性使他如此而行,他要彰显他的荣耀。贵重的器皿和卑贱的器皿,都是神所造的。“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的神。”[罗9:16]瞧?

  在《录》中我们发现,当七印被揭开时,有一本书卷。坐在宝座上的,神,右手中有书卷。在天上、地上、任何地方,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约翰大哭,因为整本救赎的书卷都在那里!

  有一天晚上在神召会的上,弟兄姐妹们唱起了那首:“我想知道,当约翰看到万国的时候,他是否看见了我?他是否看见了我?”如果你的名字是在生命册上,他肯定看见了你。当……

  约翰的名字也在生命册上,他大哭,因为没有人配得拿那本书卷。然后,有一位长老过来对他说:“约翰,不要哭!看哪,支派中的狮子已经得胜。”

  约翰四处寻找狮子,却看见从幔子后面出来了一只羔羊,一只在创世之前就被杀的羔羊。他看到一只流血的羔羊走出来,羔羊上前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并且呼召所有在那书卷上的人。那是全部的救赎之书。就是这本圣经。救赎之书,他救赎了所有在那本书卷里的人,而不是在外面的人。

  凡有开始的就有结束。但如果你得到了的生命,你就没有开始也不能结束了,因为你们是神的儿女,你是神思想和道的属性。如果你的名字在生命册上,你就有不会结束的生命。神的羔羊来救赎你。不是救赎所有自称徒的人,不是救赎设法过善良圣洁生活的人,而是救赎那些名字写在生命册上的人。神来救赎那些人,单单是那些人,就是那些名字在生命册上的人。

  我们知道,撒但藉着一个字使亚当了。神继续在他的创造物里寻找一个能靠着他的一切话语而活的人。他造的第一个人了;而这一个人能在他所生活的时代活着。

  瞧,神从起初就预言有不同的时代,每个时代都会。神之所以能从起初就说出末后的事,就是因为他晓得万事。他藉着创造了万有,也是为他造的,是按他自己的旨意造的。

  现在要注意听,不要错过这一点。若是摩西来传讲挪亚的信息,那会怎么样呢?那一点用没有。没用的。没用。如果来传讲摩西的信息呢?同样没有用处。

  如果我们来试图传讲卫理公会的信息,浸信会的信息,或五旬节的信息,会怎么样呢?那不会有用的。它们是好的;等会儿我会藉着道来证明这一点。那些信息在他们的时代都是正确的,但那些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必须要找出圣经对今天是怎么说的。现在,人们必须靠给这个时代的道而活。

  接下来是大卫,他想要藉着大卫反映出他伟大的千禧年,他要显明他的王是什么样的。神曾指着大卫起誓,要兴起他的儿子坐在他的上。大卫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以至于他被称为是合神心意的人。大卫做得很好。他赶出了非利士人,捣毁了他们的,持守着神的道。但最后,一个漂亮女人迷倒了大卫,使他了诫命,了神的道,犯了的罪。看到吗?大卫是个合神心意的人,仍然在神面前失败了。

  我写了一些关于《录》的东西,有一个人在翻译或编辑语法……我的语法太差了,我就找一位学者帮我编辑语法,把名词和代词正确地放在一起。因为我弄不清名词和代词的区别是什么。他知道,他把它们……我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神把一些事告诉我,我就把它写下来。瞧?这些东西如果加以整理,就像学校里教的那样,那么人们读了就好懂了。然后帮我整理的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们发现在别迦摩时代……说:得胜的,我要把晨星赐给他。把晨星赐给他。他怎么能得到晨星呢?不是说他就是晨星吗?”

  瞧,亚伯拉罕所有的都是藉着晨星反映出来,他们是各不相同的,我们也是各不相同的。是那晨星,是他们当中最明亮的一颗。但是《录》第一章说他手中拿着七星。他解释说:“那七星就是七个的使者,”或者是即将来到的七个时代。然后那人说:“这样的话,他们怎么会得到那晨星呢?”

  我说:“在手里的七星只是反射晨星的七星,明白吗?因为各个时代的使者拥有神的道。”就是神的道。使者只拥有神给那个时代的那部分道。那些预备好脱离世界体系和属世的事情,并与神同行的人们,通过那个时代的使者看到反射出来的晨星。在旧约里就是通过挪亚、摩西等人来反射的。

  最后,他们都归到了一位那里。在时代结束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切都归向,因为他就是神的道。我们作为徒,只能反射他。

  月亮只是在太阳不在时反射太阳的光。信徒只是在神的儿子不在时反射神儿子的光。也就是圣经的亮光,在我们的生命中得到,神的道在中成为。你们是山上的灯台,那不是太阳,而是灯台。灯台只是替代太阳,放出一定亮度的光。我们都是神的孩子,我们是神的儿女,只拥有神的一部分的灵。拥有神无限的灵。我们是闪亮的星星,我们聚在一起,成为世界的光。但是是神的儿子的全部,他反射所有的星星的光。哈利亚!我信靠他。求神拿走我的不信。

  最后完美的这位来到了。呐,他来到也要各样的试探,就像我们一样。这是圣经说的。他像挪亚一样被试探,像摩西一样被试探,像所有的人一样被试探。如果我们有时间,我们就会详细地给你们说明,但是我们时间不够。因为我不想占用你们太多的时间。但若是详细说明的话,他的确经历过同样方式的试探。

  撒但从来不改变他的策略,神也是。只是时代在变迁。撒但首先要对神在地上的第一个家庭下手。就这这里了,弟兄姐妹们。不要错过这一点。撒但是怎样对第一个家庭下手的?他只能借着曲解神的道来毁掉它。因为他们是在神的道的之下,撒但只要找到一个缺口就得手了。

  那也是撒但对每一个时代的每一个,每一个信徒所做的,就是要找出一个缺口。“是啊,我相信圣经是正确的,但我不相信那个。”哦,他就完了。太糟糕了,但他们就是这样做的。

  现在,要仔细注意这一点。最后要来的这位要与人所遇到的完全一样的试探。注意撒但所用来信徒的,每次都是完全一样的。它想把天然的饼给,就像他给夏娃的一样。“你只要吃这个,接收这个……”或别的东西;它做到了。

  撒但对每一个组织就是这样做的,它对每一个人就是这样做的;它试图把你能看得见的属世的东西给你,把你带走。“瞧,这个多么雄伟啊,是花了几百万美元建造的。我们的是我们这个城市中最大的。瞧,我们有……连市长都上我们啊。”哦,看看那些。“我们的有博士、文学博士、哲学博士头衔,瞧,那些……他必定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任何一个神甫的身上都挂满了学位。他们必须要读六十多本稀奇古怪的书才能成为神甫,跟你读的圣经一样多。所以不要想在教育上跟他们比。

  就像这个世界上的人喜欢攀比一样。不要攀比这的事。之间不要攀比。要单单去跟圣经对照。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要做的。这是今天我们五旬节派的问题所在。这是我们的四重奏、唱会等等的问题,我们举止想要像好莱坞一样。好莱坞只会闪亮,而却是四射。闪亮与四射是有很大区别的。瞧?好莱坞的服装,男女艳星都是闪闪发亮的。但是神只在谦卑的信徒中谦卑地放射,而不管这个人有多。神谦卑地放射,而不是像好莱坞那样闪亮。

  注意,撒但试图在身上行它的,它同样行在了摩西身上,同样行在了先知身上。他那么做了。他也会在你身上行,让你接收看起来闪亮的了不起的东西。

  我想起了我去打浣熊时的事情。我有一个……我爸爸爱嚼烟。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过去的缆绳式嚼烟上都有一个标签。我就把那个标签摘下来,找一根圆木,在钻一个洞,就是在浣熊出没的溪水边。我在那儿钻了一个洞,把烟草标签插在里面,然后我在那儿像这样钉些钉子。浣熊总是寻找闪亮的东西。所以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浣熊就跑到那里,向里面看,就把爪子伸进去掏那标签,它不会松手的。

  这就好像一些。即便知道自己被卡住了,他也不想松手。“如果我那样做,他们就会把我从组织里赶出去的。”他就死在那里了,就是这样。是的。注意,他死死地抓着那个,就是不想松手。

  撒但对行了他试探先知时所用的同样。他想让吃神应许之道以外的东西,但说:“经上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明白吗?撒但想让服从他。尽管这看上去挺好,好像能喂养自己,他当然可以这么做。你……

  呐,注意,他们想让吃每个人赖以的神生命之粮以外的东西。但持守着父的道。撒但没有这么夏娃,没有摩西,也没有的先知。他只能反射神全备的道的那一位。明白吗?因为他就是神的道。持守神的道,撒但的院教义(是的,先生),撒但的新亮光、丰富的经验等。撒但不能像夏娃那样,告诉她说:“神真的……”

  “哦,如果我们聚在一起,建立一个世界协进会,神一定会支持这点的。神肯定会的,他要合一嘛,他要弟兄友爱嘛,”但是要跟他,而不是跟世界,要跟神团契,敬拜他。那才是他受死的目的,为要让你们敬拜他。

  当撒但看到一个信徒……注意,信徒要经历同样这些事,每一个人都是。当它看到你持守圣经时,你说:“我相信圣经,我不会加什么其它的教义进去,我要持守圣经。”如果撒但仍旧没能你相信真理和神的道,我想要你注意撒但第二次对所做的,看它是否也对你这样行。你说:“我不会加任何教义进去,我不会。我是……我是生来的。我要持守住道。我要做这,做那,做什么其它的事。”瞧,加入,让你加入啊等等;如果它不能让你那么做,它就会在你身上做点别的事。哦,弟兄,注意这点。

  如果它没得到你,它就会把你送到它自己的院去,让它自己的家们来你,明白吗?在那里撒但是解经家。“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那边那些人,我得到……那是一群异。他们不是……”明白吗?它会把你送到院的。情欲的季节

  哦,你可能会说:“等一等,伯兰罕弟兄,等一会。”好的,那我们就停一下。瞧?你说:“难道你不再……难道我们不该……”不,先生,不是的,先生。

  但说:“当他—真理的来了,他要让你们想起我所的这些道,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16:13]这才是真正被充满的,持守住道,反映出道,就是神在这地上。明白吗?他不需要任何家,因为他的道是不可随私意解说的。他藉着印证、证明自己的道是真理来解释它。

  当卫理公会告诉你说,你不可能像五旬节时代的信徒那样领受,你会理会他们所说的话吗?肯定不。你会继续前进,直到领受。明白吗?因为……

  前几天晚上,我与一位浸信会的传讨论了“三位一体”的问题。我告诉他,那只是一个术语。所以我们要搞明白它,另外一个从院来的传说:“伯兰罕先生,你是想使人们相徒们所信的。”我说:“当然,那是唯一正确的。”

  我说:“从我的膝盖上读到的,我的弟兄。不是……看,我就是从那里得到的,不是,而是学,那是我遇到神的地方。”

  我说:“先生,圣经中说,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说:“就是那在五旬节那天来的同一位。”哦,是的,同一位。“还有不多的时候,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就是。还有不多的时候,不再看见我……不再看见我,但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的里面,直到末了,世界的末了。”

  我说:“是的,他就是五旬节那天来到的那位。是的,先生。他来了,住在他们里面。注意,以这位的形式,以的形式,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神性。”

  呐,注意,撒但也不需要它的,。那人对我说:“伯兰罕先生,”他说:“我要让你明白,我是某某学校毕业的,我们是受过训练的。”

  我说:“还有,腓利出去向撒马利亚人,奉的名为他们施洗,但还没有降在他们身上,因为彼得有那些钥匙。所以他派人上耶撒冷去找到彼得,他就去为他们按手,就降在他们身上。圣经说:……”

  我说:“后来彼得带着异象,带着的钥匙,去到了哥尼流的家。《使徒行传》10:49说,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降在他们身上。因为听见他们说方言,说预言,尊神为大。于是彼得说:这些人既受了,与我们起初一样,谁能用水给他们施洗呢?就吩咐奉的名给他们施洗。”

  “我们看到,三十年后,保罗经过以弗所一带地方,看到一些浸信会的人在开一个大奋兴会。大事发生了。他们呼喊,赞美主。保罗参加了一个大约有二十人的,亚居拉和百基拉就在那里。亚波罗,是个信主的律师,用圣经证明就是。他们的充满了喜乐。保罗过那里,他下来,那是主把他从里出来之后,因为他把鬼从一个算命的人身上赶出去了。他去到那里为主做工,他去听他们的。保罗说:这人是个了不起的人,没错。但是你们信了以后受了没有?这人认为他信的时候就领受了。但保罗说:你们信了以后,领受了没有?他说:我们甚至连有没有都不知道。”

  “保罗说:这样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这可是个问题。那些人说:我们受洗了,是给施洗的那个约翰施洗的。我们受的是约翰的洗。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洗是让人,而不是为赦罪。约翰……因为那时羔羊还没有被杀。他说:约翰的洗是让人,你们当信那在他以后要来的,就是。他们听见这话,就奉的名受洗。保罗按手在他们身上,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预言,又说方言。这是三十年后发生的事。”

  我说:“在五旬节那天,外面人声鼎沸,人们在呼喊,赞美神。有人问彼得: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才能?彼得说:你们各人要,奉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召来的。天地都要废去,神的道却永远不会废去。”

  你们五旬节瞧不起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你们知道那应许是给历代信徒的,所以你们想努力得到它。肯定的,但不要只努力到这一步就停下来,继续往前。明白吗?

  卫理公会就是在这儿犯了错误。他们努力到“成圣”就停下来了。德派努力到“因信称义”就停下来了。看,然后他们就组织了起来,就死在了那里。那就完了,事情就是这样。

  注意听,我们要快点讲完。“只等真理的来了,他要把我你们的事指教你们,”哦!“并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让你们都想起来。他要你们将来的事。他会神一切的道,用神迹奇事来证明神的道。”所应许的一切,也就是神在圣经上的应许。只要你从之类的东西中脱离出来,紧紧地抓住神的道,神就会对他的道负责任。人们这么做的时候,神的道就他自己。

  我以前是个瞎子,现在看见了,谁能告诉我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哈利亚!我曾经躺在那里,医生说我还能活三分钟,但是我今天仍然活着。他们怎么能告诉我不一样呢?曾经是不冷不热的,现在被充满了!神不需要任何解释者。本身,就是道,会解释说他就是真理。哪个人敢站出来解释呢。他是自己的解释者。你试他一次,看看那对不对。不要理睬别人怎么说。要按神所说的去做。

  这就是一直以来失败的地方,就在那一环上出了问题。他们总是组织起来,聚在一起,搞出个大。那些人凑到一起,某某圣父啦,某某博士主教啦,等等。这么做以后,第一个后果是什么?就是死亡!就死在了那里。若主愿意,再过一会,我们会藉着大自然和神的道来证明。好的。

  “使你们想起来”,神一切的道,我们靠着他而活。哈利亚!靠他而活。“人活着乃是靠一切的道。”每一个字都被了。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一定会随着他们的,就是那些信的人。抓住道,神了它,它是真理。

  受撒但的院和家说:“你不可相信他。那是给使徒的。那个时代过去了。再也没有那样的事了。在那时,这是让使徒们印证的唯一方法。今天我们有大有学问的人。”

  那时候的人比我们今天的人更有学问。请告诉我,今天哪个能比得上犹太议会,他们的祖祖辈辈就是祭司了。你讲错了一句话,他们就会用石头砸死你。他们必须完全正确。但是当神真正的道、那生命来到时,他们却错过了。这是为什么他们被咒诅,被称为撒但的工人。

  瞧,那不是反射神的道,一个生告诉你说,“不是给今天的,什么神的医治等等都是其它时代的事。”瞧,那反射的不是神的道。他反射的是。他反射的是圣经以外的。

  《希伯来书》13:8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约翰》14:12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你怎么能把圣经里的这些话删除呢?你怎么能在圣经里添加一些话呢?你打断了你生命的链条。人只靠着生命之粮而活,生命之粮,他靠着这粮地活着。人的身体靠着自然界的粮而活。所以有两种粮食。,在你里面,就会对神的一切道喊“阿们”,如果那是的话。我想问你一些事。这点会刺痛你。

  我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妈妈常给我喝蓖麻油,到现在我还无法那东西的气味。瞧?我们是在贫困中长大的,我妈妈煮肉皮,或把油从刮下来。肉皮是从一个名叫古德曼的姐妹那里弄来的,她开了一家烤肉店,烤火腿等等。我们把油刮下来,用那些油来做玉米饼。我们吃的东西很不好,难怪我们都得了营养不良之类的毛病。于是我妈妈在每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们都没有好东西吃,她就让我们每个人喝一大勺蓖麻油。我总是捏着鼻子尖叫,说:“妈妈,那油让我恶心死了。”

  我要问你们一件事,一个声称充满了的男人或女人,也就是道(对吗?),你怎么可能成了居住的,成为他的一部分,反射他在你那个时代的,然而却还否认他所书写的道呢?

  我不管你多好。噢,我可以把你领到非洲,到霍屯督人那里,让你看看他们所过的生活,徒都没法跟他们比。如果他们被发现犯了,一个女人,年轻的女人,在结婚前要首先检查她是不是。如果发现她不是,她就要说出谁是那个男人,然后两个人要一起被处死。这样的事若是发生在美怎么样?谁来埋葬这些尸体呢?瞧?所以你明白了吗?但这是事实。瞧?那些人是异,但看他们的。看,所以你不能把这个作为检验的标准。坐在这里的印度弟兄可以告诉你们,过的生活可能要比我们圣洁得多,是我们想都想不到的。

  那是什么呢?是道在做出检验。法利赛人比更谦卑。去到他们的里,把桌子掀翻,把他们的东西扔出去,把牛羊赶出去,等等。

  然而这里有一位敬虔的老祭司,你们知道,他是……如果我今早召开一场反对的,我可能会说:“谁在你病了时候去看你,为你?是那位敬虔的老祭司。庄稼收成不好的时候,是谁借钱给爸爸维生的?是那位敬虔的老祭司。谁把你奉献给神,让你一生事奉神的?是那位敬虔的老祭司。当你坐牢的时候,谁去看望你?还是那位敬虔的老祭司。可是这个名叫的年轻叛逆者,他做了些什么?他称你们的是毒蛇。”明白了吗?瞧,不是藉着果子。

  他就是神的道。他们就是认不出他。这正是要做的。他们认不出他,因为他们被预定要认不出他。说:“你们不会到我这里来的。”看看那些可怜的,他们的眼睛被了。神肯定是这样做的,自己了他们的眼睛。

  你们剪短头发的女人,怎么能对我说你是被充满的呢?错一个字也不行。“哦,我说方言了。”那一点用没有。我见过巫医说方言,翻方言,在灵里喊叫,在灵里跳舞。

  你们男人,怎么可能称自己是家里的头,却让你妻子穿着短裙,让她,还称自己是徒呢?

  你们怎么可能去面对神,如果你,不站出来反对这种东西呢?你不能逼着他们去做,但你要是传讲这些东西,那你在院或组织里肯定呆不了多久了。你就不得不上别的地方找人支持了。若主愿意,过一会,我们就可以讲讲这点。

  但这就是了。我不是想要你们。我爱你们。正因为如此我才说这些。如果你正在河里,我看见你快淹死了却说:“亲爱的,要好好啊。”那我就是个坏蛋。你必须得他们。是的,告诉他们。

  就如前几天晚上我说的,如果我是个徒,我就必须与圣经上的每一个人物认同。若是在挪亚的时代,我就必须与挪亚站在一起,与他一起来人们。是的。在以利亚的时代,我就必须与他单独站在迦密山上。我必须与一起站在各各他,把自己和自己的想法钉。然后在复活节与他一起复活,胜过一切。在他里面复活,脱离世界一切属的。

  注意,没有反射出神的道的,就不能神的道。但只要你相的道,神就会自己来它,就像他在里所做的一样。

  道的粮总是指喂养。“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单靠这种物质的粮,乃是靠神的一切道。”也就是道的粮,记住这一点。这粮是历世历代所吃的,是只为得胜者预备的隐藏的吗哪。《录》是这么说的。我没有时间把每一点都详细来讲,因为我只有三十分钟了。

  看,当圣洁的……当圣洁的吗哪从天而降,它是的预表。你都同意这一点。神告诉摩西,让他出去收一俄梅珥吗哪放在至圣所。如果不是放在至圣所,那就会腐烂了。对吗?会长虫子的。他说:但是把这一俄梅珥吗哪放在至圣所,那个祭司以后的每个时代兴起,当一个人要成为祭司,来时,他按立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到至圣所里,抓起一把原始的吗哪吃下去。

  这是要代表他手中新的时代的光,反射他的光,就是吗哪;只有完全的得胜者、只有真正安定下来,抛弃了神道之外的一切东西的人才能得到。道就是吗哪。哦,也就是。“人活着,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这就是为得胜者预备的隐藏的吗哪,为每个时代遵循神之道的祭司所预备的。

  院早就用这蒙福的圣物换了红豆汤了(绝对是的,先生),就像以扫所做的一样。以扫,从上来说是个比雅各更好的人,但是他轻看了他长子的名分,也就是道。多少人知道这一点?长子名分就是神的道,神的应许,是给长子的。以扫是个,有的人,就像今天名义上的徒一样,是个。他不撒谎。他不偷盗。他孝顺父亲。他做了这一切的事。但你瞧,他说他不在乎他的长子名分。“这又有什么分别呢?反正我是以色列人,反正我属于以色列人。”但长子的名分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吗?他上没问题,但属灵上他全错了。

  今天也是一样,红豆汤,在和世界中各取了一点东西,搅和在一起,赌博,跳舞,里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处是剪短发,穿短裙的女人。

  那是神的道的一部分,因为圣经说女人剪头发是错误的。是的。如果她这么做,怎么能进呢?明白吗?只要问一问,任何传都会告诉你神的道是怎么说的。瞧?她羞辱她的头,她羞辱她的丈夫。她应该被休掉。绝对是的。如果她想剪头发的话,“剪头发的女人,让她干脆剃光头吧。”瞧?神不要女人剪头发。那样做就成了不男不女,不要在这犯傻。要么全剃光,要么留长发,这是神说的,任何传都知道这是真理,不管你说不说出来。这是真理。明白吗?那好,如果你说你遵守神一切的道,就不遵守这一条,对你有什么用呢?

  有什么用呢?只要有一点点的作风在你里面,你就会想要在行为举止上像其它的。那正是以色列人陷入麻烦的地方,他们正是死在那里。那也是亚当陷入麻烦的地方,是所有人陷入麻烦的地方。就一个字,只需要这个,一点更改。红豆汤,与世界混杂,有一些世界的东西,有一些好莱坞的东西,有一些的东西,有一些家的东西,那你会得到了什么呢?

  注意,若撒但在这点上失败了,他会试图对你施行第二步计划来让你不相的道,他会把你带到院。他要试试下一套计划。这是你要真正小心的地方,如果你们愿意,我要在下面五分钟里来讲讲它。撒但给你一个的。在结束之前,我要回过头来再讲讲这些。瞧,如果他不能引诱你离开神的道,你说:“不,我要持守神的道。”然后他就给你一个的。

  它说:“我来告诉你怎么做。你来这里,你从这殿顶上跳下去,然后再上来,向人们显明你能行的事。”

  伙计,他在这里就能得到他们了。注意这点,当你到了尽头时,试探就在这里临到了。也许它让一些人说方言,你以为那就得了了。瞧?或者他让你说预言,尽管那预言与神的道不符。我见过人们站起来说预言,与神的道截然相反,就像东与西一样背道而驰。瞧?你是靠神的道而活。有的是这些的恩赐。是的。但那一点用也没有。

  不是说过:“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我不是奉你的名说预言,奉你的名赶鬼,行许多异能吗?我是这组织中的一个伟人。我做了这,做了那。他会说:你们这些的人,离开我去吧!”

  什么是?就是你明知某件事是正确的,但你却不做,心里不愿做。如果你知道圣经某件事,但你不做,那就是了。大卫说:“我若心怀恶意,神必不听我的。”这是真理吗?那是圣经吗?肯定你听了这话不会生气的。瞧?说过:“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我做了这么多事。我就说:你们这些的人,离开我去吧!

  亚当也做了同样的事。亚当说:“主啊,我做了这事,我做了那事。”但就是因为一个字,这一个字就全给毁了。只要不顺服一个字,就把一切都给毁了。

  是的,预言也可能与神的道相矛盾。但这人一得到这的恩赐后,他就被由此而来的声音和而弄得忘乎所以了。“荣耀神!我为某某人,他就能站起来走了。哈利亚!我能说方言,还有人翻出来,而且都是真的,全都兑现了。”

  保罗说:“即使我能说万人的方言,并的话语,我仍算不得什么。即使我有信心能移山,我仍然算不得什么。”对吗?

  瞧,撒但要给你这个。啊,五旬节派的人们,我爱你们,否则我就不会与你们在一起。这就是你们失败的地方。明白吗?要紧盯着神的道,而不是恩赐。紧盯着恩赐的赐与者。要明白恩赐来自于哪里。明白吗?他完全是晕头转向了,在灵里跳舞,孩子……[磁带有空白]……唯一的事。有那么多人围着他转,到处都有人给他打电话,他把神的道抛在了脑后。

  哦,只要你偏离了神的道,你就会大受欢迎。但你一旦遵循了神的道,看看谁会来与你合作。瞧?你看到时会怎么样。等会儿我们再从另外一个自然的层面来看看这一点。注意看,谁想要你,没有人要你。“啊,别理这事。”

  就像几个星期前,某个协会在这里聚在一起并带话给我,来这个城市的全的任何传如果让我来这城市给病人的话,就会被出协会。是的,就因为我为病人,是的。“不要听他的。”有人这么说……但这却是被的神之道。

  他们也对我们的主做同样的事。他们在每个时代对每个使者也做同样的事。他们对德、卫斯理和所有人都是这样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待你的,但现在你已经又转回到你出来的同一个泥坑里去了。注意看他们的方法,一向都是同一个方法。从来不会错的,撒但用的是同样的。

  呐,这人就被这些华丽的声音等等的东西弄得忘乎所以了,以致他根本不在乎神的道了。“啊,弟兄,某某弟兄说了某某事,我必须马上去一趟。我……”看,他完全忘乎所以了,根本注意不到神的话了。是不是神的道,已经没有什么分别了。“人都说那是对的,所以没有什么区别。”说:“伙计,你得到了,不要让人来你。”你明白了什么呢?瞧?要留意。

  撒但一直有……注意这一点,撒但把神的道了起来。甚至他试图让做的事,的人做的事,假如听了他,会怎样呢?瞧?撒但对说:“呐,等等。你想要持守神的道,对吗?你想要持守神的道吗?经上记着说,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但没有把脚踩在任何石头上。注意,如果听了他又会怎样呢?你们注意到没有,我从来没有说撒但引用神的道,而是说他把神的道包装起来,把它包装起来,就像在蛋糕外面包一层糖衣,盖住,或者说粉刷了神的道,没有把神的道放在正确的。

  这也是他们今天所想说的,想要来粉刷神的道。但你不可能让它跟其它的吻合。所有的东西都必须指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看,不管你如何想要包装神的话语,都不会……

  必须按照他所说的样式来引用神的道。若神的道被正确引用,神就会在你的生命中他的道。“这样所有的人就都知道你们是被神所的荐信了。”荐信就是圣经,对吗?荐信就是圣经。你是一本写出来的圣经,来反射他的道,把神里面的那个完全人反射出来。

  但注意,夏娃也处在同一个层次,但却被她超级的给搞晕了,她有一个上的经验。当时她受的教育比全国任何家都要高。看,她简直忘乎所以了,自己还不知道。她知道她拥有了亚当也不具备的知识,也许她现在能亚当了,因为她懂得比亚当还多。看看今天她们的亚当们在做些什么。她能分别,有关于真理的良好教育。是的。她得到了关于真理的良好教育,是她过去不知道的,那是神的真理。但是当她了神的道时她就死了。明白吗?是的,她得到了教育。

  呐,这是撒但的第三个。我们会讲快一点,因为我们不想用太多的时间,可能再讲十五或二十分钟,如果你们想往深里挖的话。注意,撒但的第三个,或者说,他的第三个试探。如果其它计划都失败了,这一个准能成功。瞧,它在中给你提供一个职位,就像它对所做的。“我把整个世界都给你,我可以让你做王。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现在我把它全给你。”

  谁能让一个人做传呢?谁能按手在人的身上把恩赐给他呢?“神在中设立的……”瞧?他们是如何神的道的?就像夏娃,她有了新的理解,新的知识,她就能亚当了。只要她能让亚当接受她的观点,她就能做她想做的一切。

  但撒但来试探时,却不接受它。说:“撒但,退我后面去吧!”换句话说……我不是想要错误地引用圣经,而只是把这个解释加上:“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而不是靠你的:我让你当总监,当长老,当执事,或者,姐妹,我让你弹钢琴。瞧瞧这些的,你是个挺受欢迎的人,我们需要你的才干。”瞧,要站在神的道上。

  她可以或男人,这跟今天的情形一样。这就是他们今天所做的,要成为博士,州长老、监督,地区经理之类的头衔呀,等等。

  这与的差别有多大!他持守神的道。下面几分钟里我想从自然和神的道两方面证明这一切事情都是真的,把这点合在一起。这证明他就是神的道成了,做生命的粮。他是道成了。他反射了什么?只反射神的道。

  如果你是书写的荐信,你反射的只是神的道,而不是院怎么说,人怎么说,琼斯小姐对此是怎么想的,某某博士对此是怎么认为的,而是神的道对此是怎么说的。“神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若有人废掉这诫命中的最小的一条,并人……若有人从这书上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靠着神的道才能地活着。

  就像你必须得靠吃死的东西而活一样,你要么靠着而活,要么就得死去。什么是?“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住在我们中间。”

  你是同样的荐信,一个是给这个时代的,一个是给那个时代的,是给那个时代的光,但是人们没有认出来。你只能反射他。

  的人,尽管只是在一点上失败了,但他却没有。正如我说过的,《录》22:18,神说:“若有人在这加添什么……”

  现在要特别注意。《马太》24:24是令人的,他们怎么……说:“在最后的日子里,几乎连选民也被这事了。”注意各种各样的灵。“在”,现在这必须。你相信吗?就是:“在,连选民,被预定的,被拣选的,也要被……”它是那样完美,那样符合圣经,看起来那样美妙清晰,你在它里面看不到一点缺点,唯有选民能够逃脱。这是说的。你相信吗?“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了。”

  “怎么回事,这是完美的呀,你用就能明白。”但是,你看,并不是那样的。……法利赛人引用圣经是一字不漏的,但却是按他们自己的解释。

  他们怎么知道没有错呢?因为神了他在那个时代应许给的一切道。这就是人们认出他是弥赛亚的原因。瞧?

  呐,注意,在这个时代,“倘若能行”。只要一个字,一字之差。撒但对亚当做的就是这个,只要一个字。它今天要做的也是这个,只要一个字。就是这样,这就是它需要做的。你知道这是真理。加添一个字或删去一个字就是彻底的失败。每一点,“神的一切话……”想一想院对圣经的解释,每个人都各不相同。

  说:“他们拜我也是枉然,因为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人。”[太15:9]就是人凭着自己对道的理解来解释。

  我曾经说过,神不需要解经家。他自己解释每一个字。看,你不需要有什么人来为你解释神的道,当你愿意接受神的道时,神会为你解释的。瞧,这就是生命,这就是生命本身。

  说:“拜我也是枉然。”他们确实是在拜神。起初该隐确实也在拜神,“但是他们拜我也是枉然。”枉然是什么意思?就是毫无作用。

  有人可能会说:“哦,我做了这个。我在灵里跳舞。我会讲方言。我能讲预言。我。”但却没有让你的头发长起来,就一件事没有做到,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会立刻离开你。那就是在我们的中所发生的事,失败了。

  那些法利赛人都是精通的人。你敢说我们今天所掌握的任何学问能与他们的学问相比吗?不,绝对不能。他们熟读圣经,一字不漏,但是他们拜神也是枉然。想一想,“枉然”,他们是大学者,家,教师,又年轻,样样优秀,但却是失丧的。

  论到旷野时,说:“他们在旷野都吃过来自属灵磐石的吗哪,我的意思是说他们都从那磐石喝水,他们都吃了吗哪,”说:“但他们每个人都死了。”“死”的意思是“的隔离”。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相的应许。

  哦,我真不想留你们这么久,但我必须要说说它。看,我说这一点不会超过一分钟。他们之中的每个人都是在火柱的带领下走出来的,他们去到旷野,相,向前进。但是当他们碰到了障碍,十个探子回来说:“我们不能得到那地。啊,他们那里的人都是巨人。他们是这个那个等等。他们……我们得不了,不可能的。”

  但迦勒和约书亚怎么说呢?他们让百姓静下来。他们说:“我们足能得到那地。”为什么?因为那十个人是在看他们所能看到的,瞧?他们是盯着他们所能看到的,而迦勒和约书亚是在看神的应许。神说:“我已经把那地赐给你们,去得到它吧。”

  呐,我来引用《希伯来书》第六章,说:“论到那些蒙了光照、尝过的滋味、权能的人,若是、弃绝神的道、走开,就不能叫他们重新懊悔了。”

  就像那些人到了边界,吃过那的葡萄,站在那里。当到了跟从神的道到底时,他们说:“我们做不到。”他们就死在了旷野。

  这也是我们到达的地方。我们尝过神善道的滋味。但说到神全备的应许,“不,不,我们不能那样做。因为某某博士或某某人说我们做不到,那是给使徒们的。那是另一个时代。”那你就死定了。

  瞧,都是连在一起的;圣经的每个字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任何人造的理论、体系或其它东西都无法给出解析。只有才能把它出来。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太11:25]

  如果能行,让我们快点来看看下一点。“拜我也是枉然。”那些法利赛人有学问,噢,,但却称他们为“”。他们是渊博的家,说:“你们是,你们父的你们偏要行。”又说:“你们修造先知的坟墓,那先知正是你们的祖所杀的。这些先知来把这些体系撕得粉碎。”这就是他们所做的。

  先知……神的道临到谁呢?是临到家还是临到先知呢?神的道不会临到家或院。它永远是临到先知。神从不改变他的方式,从不。永远永远……不是临到一群人,而是临到一个人,从不临到一群人。一个人,是的,先生,一个先知。他们说……

  说:“你们修造先知的坟墓,那先知正是你们的祖所杀的。”而他们在撒但的院下正在做着完全一样的事。瞧?

  呐,五旬节派啊,远离世界协进会。你们这些传,你们想写信给总部的这些人,你们不需要写信给神召会以及很多这些组织,因为他们已经定下了,不会跟这个有任何的联系的。还有你们浸信会的弟兄们也是一样,从那里掉头出来吧。难道你们没有看到那正是兽的印记显露吗?如果你们明白有关圣经的事,你们就知道谁将要吞吃一切。若是神的道在你里面反射,就离开那东西吧。你们的会陷入其中的。你们不得不跟着他们做,否则就得被他们赶出。你们不可能作为一个还呆在那里,因为你们要么就加入,要么就出来。

  然后,你们就再也不是组织了,你们显明了你们自己。是的。如果你们这样做,神会祝福你们。很难说有多少人会这么做。但是毫无疑问,有一些人一定会的。是的,先生。

  被的,称他们为。当站在那里(做什么?),他用神的道每一个试探,紧紧地与道站在一起。神了他。

  就像有一天晚上我讲道说到了米开朗基罗。有多少人在森林草地那里看过米开朗基罗创作的摩西?我第一次到那里看到的时候,感到很震撼。米开朗基罗几乎用了他毕生的精力创作那个作品。他的脑子里想着摩西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他想在他去世以前把这个雕像完成。他用了很多年进行雕刻,这里割一点,那里削一点,这里磨一点。多年之后,最后有一天,他完成了雕像,他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块抹布,就像这样。他退了几步看着它,想着自从他听说摩西的故事以来脑子里所想象的摩西应该是什么样子,现在立在他面前的正是那个样子,闪闪发光。他如此被自己的作品,竟然拿起一把铁锤对着雕像的腿部砸去,大声喊道:“说话吧,摩西!”他觉得那雕像就是摩西,应该会说话,因为他太像他想象中的摩西了。那雕像腿部的破损还在那里。那是一座完美的雕像,但在右腿上被砸掉了一块。在森林草地可以看到那雕像的品。“米开朗基罗的摩西”,那是米开朗基罗毕生的杰作。

  神是伟大的雕刻家(是的),他按他自己的形象造人,让人来反射他,他就是道。他做了什么?他试验了亚当,亚当失败了,摩西也失败了,所有的人都失败了。但是有一位是完美的。哈利亚!那一位是谁?不是别人,乃是神自己在中,乃是道的反射。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住在他里面,他不是一位先知,但却又是一位先知;他不是一个人,但却又是一个人。

  血是从男性而来的。所以没有……血液里的血色素必须是来自父亲,因为婴儿甚至不遗传母亲的疾病,例如肺结核。这种病是可能通过母亲的呼吸来遗传的……哦,我的意思不是说遗传,是说通过呼吸可以传染。但孩子不能通过遗传得这种病,因为孩子没有从母亲而来的血统。

  注意,当他看到了那位完美者,他击打了他,了他。以赛亚说:“他为我们的过犯,为我们的压伤。”他是谁?他就是那完美的道,反射出的灵粮,每个人都要靠它而活。他就是神的道的麦子,可以碾碎了放在四中、六十六卷书中。人活着乃是靠它,单单靠它,一切话。阿们!那就是米开朗基罗的杰作。当神看见他自己反射在那个完美的人里,那是他照着他自己的形象创造的完美的人。哦!何等的一个人啊。他必须为我们所有人而死。(我们可以接下去讲这个主题,但我们没有时间。)他必须为我们所有人而死。那完美的一位死了,使我们这些不完美的人,可以藉着分享他圣经话语的每一个字而成为完美。呐,神为了我们称义而使他复活了,他赐给我们,他作为复活的,在这里用我们应该靠之而活的神的每一句话来喂养我们。

  并且他开始说到了其它的事情:“你们若不子的肉。”你们想一想,若是一位医生坐在那里会怎么想,任何听见这话的人都会怎么想?“你们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第二个夏娃,注意她。她是在五旬节像一样被重新造出来的,充满了,被神的道所喂养。阿们!呐,我开始感到兴奋了。这种感觉很好。那第一个,第一个夏娃,是要成为的新妇的。有多少人对此可以喊“阿们”?[会众喊:“阿们!”]她是要成为的新妇的。她生于五旬节,不是生于罗马的尼西亚,不是生于英国的伦敦,也不是生于美国,不是在的德派,也不在英国的卫斯理派,更不是在所谓的美国五旬节派。她是生于五旬节那天的。她被充满,被充满,被神的道喂养。“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甚至对……他们必须接受所有的,每一个字。她是神的土地上真正盛开的一棵树,代表,另一棵新妇树。

  他的应许之道把反射在新妇里面。人们不得不注意到彼得和们。他们没有上过院,却懂得那么多。他们连任何圣校、院都没有上过。他们没有受过教育,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圣经说他们是“没有学问的小民”。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不得不注意到:他们是跟过的。因为在他们里面,反射着他的应许。哈利亚!荣耀归于神!那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他的道把他反射在新妇里面,在里面。她是靠着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而活的。

  但后来夏娃,她在罗马的尼西亚大会上失败了,第一个组织在那里建立了,普世。这里有没有圣者?有没有?这里有没有家,知道我讲的是事实?第一个组织是在罗马的尼西亚。神从来就没有一个组织,也永远不会有。组织都是人所的。在那里他们都……

  我是个徒。“你属于什么?”只有一个。我已经在伯兰罕家族五十五年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加入”过这个家族。我是生于这个家族的。你也是这样生于神的国,你是反射他的道的。

  注意,夏娃遇到了她的家人。第二个夏娃也在罗马的尼西亚遇到了她的家人,他们得到了一个、信条,接受而不是神的道。他们取下异教的偶像比如宙斯等等,换上了保罗和巴拿巴;取下太阳神和月亮阿什脱雷思,她是用一个圆饼来代表的,她是太阳神宙斯的母亲。的生日也从四月被改变了,而大自然告诉我们,是生为公羊的,因为他是一只公羊,他们把他的生日改成了太阳神的生日,在太阳系里,有一天……当太阳十二月二十五日那一天经过时,有差不多一秒钟的误差。是太阳神的生日,而不是神的儿子的生日。我们每个人都扮演圣诞老人,装饰圣诞树,这些都是的异教,我们却还称自己是徒!到底是怎么啦?

  夏娃遇到了失败,也是一样,给了,和人的,被人,而不再被掌管。她离开了神的道而接受了。有谁能对此说“阿们”吗?[会众喊“阿们”] 真的。但是,你们知道我们接受了跟一样多的吗?因为我们在神的道里添加一些或删去一些。撒但总是用它对夏娃所用的同样的来对待,。它就是在这儿了:让你接受一点点与神的道不同的东西,一个教义或。

  原本的种子在殉道时期去到了地里,五旬节时代的麦子在罗马的磨盘下被磨成了粉末,被烧死在火刑柱上,被喂了狮子。他们像其它的小麦一样落入了土壤(是的),但是神在改教时代使他们再次复活,还是同样的种子,第二次出现。

  就像神对第二个亚当所做的。第一个亚当失败了,神开始兴起第二个亚当。第二个亚当死后被接到天上。第一个亚当是死于他自己的罪。第二个亚当为了救赎人类的罪而死,被接了。

  第一个在罗马的尼西亚大会倒下了,第一个,就是因为把真理的一个字从圣经中拿掉了,罗马在那里把他们自己的信条加进去。然后有一个名叫马丁·德的神甫站出来说:“这不是圣餐,这不是的身体。这是小圆饼。义人必因信得生[罗1:17]。”他把小圆饼扔到地上,会。这就是推雅推喇时代以后,第一颗闪烁的星星。是的,先生,因信称义。神,这位伟大的雕刻家,制作能反射他的道的杰作,就是新妇。

  但是德去世之后德派做了些什么呢?他们遇到了撒但,由此造出了一个,然后就死亡了。在那之后她没有做任何事情,她完了,成了乌七八糟的一大群。是的。

  后来到了约翰·卫斯理的时代,神把她再次兴起,来反射另一个真理。是什么呢?他说:“成圣是恩典的第二项工作。”神做了什么呢?神祝福了它。卫斯理了英国国教和慈运理,以及其它所有的、律法派,所有的加尔文,哦不,是加尔文派,它们。德说:“义人必因信得生。”卫斯理说:“成圣是恩典的第二项工作。”那是真的。是的。明白吗?

  然后他做了什么?同样的事,在卫斯理、阿斯伯里等人去世之后,做了德派同样的事,搞起了组织,然后也了。看看现在。

  前不久我在这里一所医院为一位妇女,她要做一项手术。我进去了,她说:“伯兰罕弟兄,是我叫你来的,你并不认识我。”她说:“但是你能为我吗?我明天上午就要做手术了。”

  当时有另外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一个大约十八岁的男孩坐在那里,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转过头说:“对不起,我要……”

  她做了什么?同样的事。然后发生了什么呢?神在南部兴起了一位斜眼的小黑人。他做了什么?他浇灌了恩赐的复兴,形成了五旬节运动。你们许多老一辈的,像坐在那后面的德高望重的瓦尔得兹弟兄,他讲道的时候我才五岁,他记得早期的五旬节运动。伙计,你可别想对那些人说什么建立组织的事,他们已经从那丑恶的东西里出来了。他们拥有神的信息。

  但他们做了什么呢?做了与人一样的事:搞起了组织。他们现在有三、四十种组织了,一神派,二神派,三神派,简直……我的,一辈子也没听过这么多名堂。你们做了什么?当场死亡。你们只能走到这么远。你们的组织不会接受这点。你们对你们的人说:“这个人如果不相信我们所相信的,就不要让他在这里。我们的不要那些东西。”啊。

  瞧,快点讲,一定会有真正的种子出来。一定会有的,因为他要来接毫无瑕疵、毫无皱纹的新妇。他来接她,一个被道所的新妇。啊,她是很少的一群人。说:“挪亚的日子怎样,(当时只有八个人,对吗?)人子来的日子也要这样。”有多少人呢?我不知道。

  但新妇是由历世历代拥有神给那个时代的道的人组成的。不是只有的这一群人。“神要把整个从地上都提走。”啊,不是的。

  人数少得都让人吃惊。新妇被提的时候,就像了一样,你甚至一点都不知道他们走了。如果神在这提走五百人的话怎么样?你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天时间,两三天时间里提走五百人,全世界有多少人在,简直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或听说他们的什么事。主再来时是秘密的,新妇会被提。

  的人继续去,就像挪亚的日子一样。“荣耀神,我们得到啦,哈利亚!”他们其实已经注定死亡了。这是圣经说的,它不会落空。

  正如挪亚,摩西,大卫,都是反射这位要来的完美新郎的,德,卫斯理,五旬节运动,都是反射要来的完美新妇。

  注意,每次她都表明了她在做什么呢?每次这都像夏娃一样,她的亚当相信她的新亮光、新计划,然后就死在那里。“瞧,我们的组织要联合,瞧?啊,我们发现我们得到新的祝福啦,等等。”

  所有这些对夏娃做了什么呢?(我们只有一点点时间了。)这第一个母亲,第一个亚当的第一个新妇,所有这些对夏娃做了什么呢?对夏娃做了什么呢?现在注意听。你会不同意这一点的。就是产生了古蛇的。绝对是的。

  夏娃的第一个儿子并不是亚当的儿子。若是,他就拥有长子的名分。圣经《书》说亚当……说“亚当的七世孙以诺”。对吗?圣经开始说,“亚当生儿子塞特。”那么拥有长子名分的该隐呢?他不是亚当的儿子。亚当生塞特,塞特生……雅列,从亚当下来一代一代,一直到……以诺是亚当的七世孙。若说该隐是亚当的儿子,怎么圣经里没有地方提到呢?甚至在《加》里当讲到家谱,也没有说该隐是亚当的儿子。他若不是亚当的儿子,那么是谁的儿子呢?他若是亚当的儿子,又是长子,他就拥有长子的名分。

  哦,这就是那些属的(你还看不到吗?),他们接受的是而不是神的道。五旬节的人们啊……神祝福你们。是的。夏娃首先怀的是什么?是古蛇的。在今天这又做了什么呢?再次怀了古蛇的,神的道。该隐献的是什么祭?水果之类的东西,而不是血。

  靠着语的,那时神的道还没有写下来,“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来11:4]神的道通过他的献祭来反射自己。

  哦,该隐去田野里摘来水果,因为他想,夏娃是吃了一个苹果。大部分院已经把苹果换成了杏子。那是指!只要懂圣经的人都知道这一点。肯定是的。

  注意,古蛇的就是因为第一个夏娃离开神的道而产生的。第二个夏娃在罗马的尼西亚大会上做了同样的事。她得到了什么呢?一窝的孩子们。是的。哦,品行端正,没错,很好。但怎么样呢?死了!因着他们的!

  现在也是一样。该隐对道的与现在的做了同样的事。是什么?应许她在,对这个夏娃的应许是什么呢?注意听,我就要结束了。对这的夏娃是什么应许?富有,老底嘉,显赫的名声,大人物,富有。“但却是死的,赤身的,自己还不知道。”时代就是结束在这种光景中。

  但她神的道。《马太》24:24用在她身上正合适,她试图进入一种满了噪音,满了这个,满了社交活动等等东西的地方,她想说:“看,我们得到了能力,荣耀神。哈利亚!我们得到了能力。”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能力,太相似了,几乎连选民也了。一个在灵里跳舞、会讲方言的人怎么能否认神的道就是真理、是呢?那是不可能的。

  一切道……神说一件事,绝对就是他说的那个意思。不要以别的方式解释它。圣经说神的道是不可随私意解说的。他怎么说你就怎么说。

  注意。一个虚假的能力,这正是撒但想要给的,让他上去表现自己。人们这么做,甚至世界协进会和他们所有的人也是这样。圣经说:“谁能与这将要兴起的兽像交战呢?”如果我们有时间,我们会讲它,但我们没时间了。

  注意,,时代第二位道的亚当……观察这个时代是多么接近。最后的时代是老底嘉时代。有多少人可以对此说“阿们”?[会众喊:“阿们!”]她做些什么呢?她在这荣耀的时期去向何方?不冷不热,没有神。她做了什么呢?

  亚当看到夏娃有意或无意,是因被引诱了,他与夏娃一起离开了,以便来她。对吗?圣经说亚当没有被引诱。这就是圣经不许女人讲道的原因。明白吗?亚当没有陷在罪里,乃是夏娃陷在罪里。这就是女人不能,也不能辖管男人等等的原因。这是神的道说的。

  你可能说:“可是,这……”我不管这里有人怎么说,那里有人怎么说,这是神的道,弟兄姐妹们。我要让你们明白神的道,看神的道怎么说。我们靠神的道而活,而不是什么凭据,什么属的理论,或什么经验。这与那些东西没有关系。如果否认神的道,那任何的经验都不管用。“必有许多人来对我说:我说过预言,赶过鬼,说过方言,做了所有这些事,传了,我是博士?说:你们这些的人,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明知神的道是这么说的,却还因着组织体系等等的东西。啊,我的朋友,作为爱你们的亲爱弟兄,让我你。注意听。

  第一个亚当跟着夏娃走出去了,因为夏娃被引诱了。但在这个老底嘉时代的一些人却不同,她本该知道得很清楚。是的,先生。因为她把推出了,他在外面叩门,想进里面去。现在她有了文化,她有了很高的地位。还有,哦,她说她“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她是赤身、可怜的。倘若能行,就是这个把选民都了。注意,她有能力,虚假的能力。她只接受部分的道,却不接受其它的道。

  说出来的最大的谎言是什么?就是一个谎言里含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事实。如果有人说:“威廉·伯兰罕今天在德克萨斯州的某个约会上喝得大醉。”那是谎言。瞧?你会说:“不对,他在亚利桑那州的城。他在给商人会讲道。他讲了某个题目,有多少人在场,一直听到十点三十分。到十点三十分的时候,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下去弄了一杯酒喝了。”看,这是个谎言。其它部分说的都是事实。看,谎言就是要几乎与事实完全一样时才能。

  就像在巴比伦时期,人们不停地追求实现他们自己的想法。没法停止。就像挪亚的时代,不管挪亚怎么传讲和,一点用都没有。在亚哈的时代,他偏要按自己的意思行,把自己送进了。绝对是的。人总是要自己制造粮食,结果链条就会断开,把自己往里送。就像亚哈和耶洗别一样,他们……问题在于,他们不认为他们是在犯罪。他们还以为他们做得对呢。

  你们知道,说:“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约16:2]等我的新书出来吧。有一天晚上他们向一些人射击,因为那些人说罗马与联合是错误的。有三颗穿过了我一位朋友家的子,差点就打中他们了。你们等我的书发行吧。他们不认为他们有罪,他们以为他们在做正确的事。他们以为这样做是为了事奉神的缘故,不知道是在犯罪。

  再看,“凡接受他作为自己生命的,的生命,就靠着他而活,他也赐给他们,使他们成为他的一部分:神的儿子。”对吗?

  他们喜欢家学校的野瓜,汤里有的毒素[王下4:38-41],也不想要这生命的粮。他们不想要。他们把他赶出他们的。他们一定要这么做。我不管他们做什么。

  他们把他赶出去。为什么?他们把自己的汤拿过来,与世界和一些的理论搀杂,混到一起,做成一锅院的汤。而且他们先知以利沙用面来消毒。

  那时他们做了什么?以利沙有面粉,那面粉就是,就是素祭,必须被磨得一样细。磨的每个磨齿都必须是一样的,才能磨面。他把面粉投进去,就医治了他们的疾病,噢,我是说消除了锅中的毒物

  今天他们的锅中也是死亡,但他们不想要以利沙的面,就是,那生命的粮,神的道。他们说:“不要,先生,那是。”他们不要神的道。继续吃那锅中之物,你肯定就会死亡。那锅中有毒。他们不接受这面撒到院的锅中。(不,先生。)他们就是不干。现在,他们就要把你也赶出去了,他们不想跟有任何关系。

  呐,第二个夏娃,即麦粒,是五旬节时代,像第一个亚当的粮做的一样,死于罗马的苍耳,死于之下,成了殉道者。但是她的姐妹却成了(这不是圣经说的吗?是的。),她做了什么呢?她去到外面的世界里,生了孩子。谁能对此说“阿们”?[会众说:“阿们!”]《录》17章。“大和她的众女儿”,不是男人,是女人,代表。。她是怎么成了大的?她神的道,搞起了,于是就成了大。她的孩子们做了什么呢?她们都是,一货色。她们都做了同样的事,神的道,搞起了。“她的众儿女”,女儿们,代表众,看看她们吧。

  让我来说个预言。你们明白吗?这个大家庭的争吵就要结束了。她们都在一起往回走。老母亲正在把她的孩子们领回去。反正她们都是一货。她们想成为一体。现在是和神,是与神的道成为一的时候,就是现在,因为来就时为了这个。不是要像那样的一个组织。不是,先生。

  有人写了一本书,我想你们全都读过,可能你们有些家称之为《沉默的神》。我想你们在你们那里的书店,或卖书的地方能买到:《沉默的神》。里面说……是一个写的,他说:“你怎么能说他是一位神呢?他在那的时代里袖手旁观,看着他的孩子们被扔到火里烧死;女人的长头发被浸在沥青中,然后点火被烧了;把他们的胳膊分开绑在两头牛上,被撕成两半,就因为他们不亲吻,诸如此类的事情?”他说:“一个神(如果真有神的话),他怎么可能坐在那儿,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小孩子被烧死。”瞧,这都是属世、属的头脑所想的。明白吗?

  看,你知道一粒麦子,当它被埋到土里时,要躺在那里直到腐烂吗?这就是五旬节时代的必须做的事:进入土里,躺在那里,死掉。种子必须腐烂,为要再长出生命。对吗?

  注意,讲完这点,我就结束了。为了总结这些,让我们看看大自然。你们有多少人相信,神一切所做的都跟他在自然界中所行的一致?

  瞧,他创造了世界。他救赎世界与救赎人的方式是一样的。一个人信主的过程是怎样的?他信了,就受洗,然后就被神的宝血洁净了,成为圣洁。这是卫斯理的信息。然后他就被之火充满,把世界从他里面除去,充满,就是神的道。你相信这些吗?呐,注意这点。神用同样的方式来救赎他所造的世界。

  你们有多少人有《新郎与新妇将来的住处》这盘磁带?我带了一些来放在那边。那是主赐给我的信息。就像他给我一样,我又把它给了你们。

  看,首先这世界被神咒诅了,因为亚当从神的道中了。挪亚的讲道带来了称义,神用水为地球施洗,然后神的儿子来,洒出了他的宝血使这地成圣,并认领了这地归于自己,最后的革新将是火来烧净一切细菌,地上的一切,那火焰将有几千英里高。

  接下去是什么呢?“我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我看见圣城新耶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从天而降的丈夫。”明白吗?然后神与人……

  看,也是一样。他在水里受了洗,预备好他自己,他一开始就已经被父洁净了。然后他举起手,就像鸽子一样降在羔羊身上。神让鸽子降下来是要做什么呢?是要宣告他生命的一部分也是地的一部分,吃我们一样的粮食,自然的粮食。但是神宣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控制他。死亡都不能控制他。他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起来。”[约2:19]

  当男人和女人归向神的时候,是完全的,并不是什么,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神的道与他真正成为一时,神了那人,把他从世界上的事中分别为圣,用之火把世界上的一切从他里面除去了,神自己住进那人里面,来反射他自己,这样的男人和女人就是完全靠着神的道而活的。看,这就是被洁净了的地,神会同样地使用这地,他这地。

  呐,注意,一粒麦种落入地里。就是那落入地里的麦种,他是完美的,生命在那里面。摩西没有复活。亚当也没有复活。的先知都没有复活。但这一位完美的,是从各个方面反射神的道的,是靠着神的一切道而活的。有多少人可以对此说“阿们”?[会众喊:“阿们!”] 他靠着神的一切道而活。发生了什么事呢?他们把他埋入坟墓中。第三天,坟墓开了,他从里面出去了。明白吗?

  这里,又出现了,瞧?来到完全的那一位,预备好被提。在罗马的尼西亚大会被埋入土里后,那第一个组织发生了什么事呢?如果我说的对,有人能对此说“阿们”吗?[会众喊“阿们”]她做了什么呢?她又出现了并进入了短暂的复活之中,神藉着德做了跟他藉着挪亚做的同样的事。但是她做了什么呢?她离弃了神的道,搞起了组织。然后怎么样呢?

  就像麦粒长出地面。长出地面后,首先长出来的是什么呢?两片小芽。现在要非常仔细地听。自然界的事物是怎么出来的,我们要从自然的规律中找到属灵的规律,从自然的粮食看属灵的粮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怎么会是粮食呢?”注意。

  长出来的时候,就相当于一片小嫩芽。那嫩芽一点也不像当初落入土里的种子,但它却是生命的载体。明白吗?又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人说:“哦,我这儿有一好麦子。”不,他还没得到,但潜在地说,他得到了。然后呢?接着出来了慈运理,那是德之后出现的另一个运动。但它还不是,只是叶片。然后是秆,秆上又长出了许多叶片,例如加尔文等等。最后英国国教兴起了,长满了叶子。瞧,所有这些都非常相像,是一样的。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呢?麦子变化了,麦种变了,一切都变了。出现了花穗。你们都叫它花穗。抽穗的时候,看看挂着什么,是细小的花粉。花穗比叶子看起来更像起初播下去的麦种了。对吗?卫斯理的信息比德的更接近圣经了。你们知道,对吗?那些穗子是什么呢?那就是卫理公会、拿撒、天圣洁派、弟兄会等出现在成圣之下的。之后又怎么样呢?最后他们又搞起了组织,死掉了。

  当最初的穗子从麦秆上出现,它绝对看起来像是麦粒。对吗?但它是什么?它并不是麦粒。这就是《马太》24:24说的,“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了。”注意,它看起来完全像麦粒。但是你把它摘下来,坐下来拿起显微镜,把它掰开来看。它只是外面的壳,是麦粒外面的壳。只是起作用的壳,但是看起来真的像麦粒。有多少人知道这是事实,举起手,好吗?肯定的,它只是空壳。

  五旬节派的弟兄们,不要我,这是事实。你不能否认大自然。大自然在各样事情上都在宣告神是它的创造者。

  看看那壳。它看起来……他们做了什么?他们说方言,完全像们在五旬节时代所做的一样。如果你把它掰下来,把这些麦壳拨开,要拨开很多外壳才能看到里面。你剥开那壳,你会发现要拨开一层又一层,你得拿一个高倍的放大镜来看,你就会看到在那末端有一个极小的蕾,麦粒从那里长出来,真正的东西在那里。那是载体。为什么?因为必须有它来麦粒。它和谐地运行着,是要那麦粒。看,麦种从地里出来,经历了德时代,经历了那些时代,卫斯理时代等等,出现了花穗,现在又长成了麦壳。麦壳看起来完全像麦子。难怪说:“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了。”看起来像麦子,也正是在麦子要长出来的地方。但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它像前面其它的阶段所做的一样,搞起了组织。它成了什么?一个载体。

  呐,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里,在座的历史学家知道,任何复兴运动只能持续三年,然后从复兴中就出现了组织。弟兄,姐妹,但在我有幸跟你们生活在一起的,这十五年的复兴运动中,却至今也没有出现任何组织。不会再有组织了。不会再有了。这是最后一个。五旬节运动必须出现来真种子。若没有五旬节派的相信,我们带着如此伟大的信息要去哪里呢?回头看看1933年俄亥俄河边吧。瞧?

  请原谅,我要你们明白这是真理。我没有多少年日了,你们知道,我已经五十五岁了。但是我走之后这些磁带会留下来,你们会明白我说的是对还是错,明白我是神的真仆人还是假先知。我过去告诉你们的事都了,所以这点也一定会发生。

  那只是载体,必须是。但是当真正的麦粒开始成长时,就像起初是的载体,但当开始对他们传讲神的真理时,他们就离开了。呐,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合作。为什么?必须是那样,这样麦子才能自己呈现在阳光下,S-U-N,属灵的麦子也要呈现在神的儿子面前,S-O-N,才能长成道的金的麦子,瞧?成为道,就是神成了,被了。“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是靠着神的道而活的,不是靠着组织,而是在道即子的面前,他成了(什么?),就是五旬节那天的同一个道。

  “当那日……”《加》17:20,我想是的,情欲的季节说:“人子要出来。”不是人,而是“人子”,不是组织。“人子”,就是神的道自己活在神的百姓中。明白吗?

  道自己成了,住在你里面,你是道在这个时代的反射,这信息就是道的反射。明白吗?你又活了,活出里面的生命。你在神的儿子同在中。

  然后怎么样呢?在里会发生什么事呢?最后,注意听,当麦子出现时,那麦壳就脱离了麦粒。怎么回事?原来在麦壳里的生命,现在到了麦子里了。生命是不改变的。载体要改变;他们形成了,瞧?是麦叶,花穗,麦壳,但麦子不会改变。今天所传讲的道,必须与所传讲的道完全一样,与起初的所传讲的道完全一样,充满,用道喂养,不要用喂养,要用道喂养。

  这就是大自然,也是神的道。他就是生命的粮。“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麦壳要脱离麦子,这是在神的预备之中的。有多少人可以对此说“阿们”?[会众喊:“阿们!”]麦壳一定要脱离麦子,因为种子成熟了,长成了。那作为生命的支持者和载体的麦壳一旦脱离了麦子,生命就进入了麦子。这就是原因。

  注意听,朋友们,我们生活在什么时代?我们已经有了十五年的复兴。有多少人可以对此说“阿们”?[会众喊:“阿们!”]有什么组织兴起过吗?没有。他们有人也想叫我建立组织,说:“伯兰罕弟兄,你会根据你传讲的道建立一个组织吗?那会打败……”不是我,我不是传讲我自己。我传讲的是这个时代的信息。

  他们去到,在那里组织了一些春雨派的弟兄。然后就死去了。弟兄们,你们记得春雨吧?它到哪里去了?的那些都跑到哪里去了?但组织又从中得到了什么呢?数百万的信徒,并将他们变成了他们的奴隶,变得富有了,将数百万、数十亿的美元投在建堂等等的事上,却还说“主就要来了”,派传到院和各种地方去,他们人造的,就像德、卫斯理和做的一样,成了麦壳。

  但是感谢神,麦子继续在成长。如果借着神的道这是真实的,符合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又符合大自然的规律,且被了,麦粒等等,那我们还剩下多久呢?你知道吗?我听到联合收割机的声音了,世界协进会。新妇要分离出去。她要干什么?她要从麦秆上脱离出去。但有一部升降机在等着她,某一天早晨她就要回家了。啊,是的。你们明白这道理的,说“阿们”?[会众喊:“阿们!”]

  我知道不相信这个。他们不可能相信。我只为他们感到惋惜,因为“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只要他的名字在生命册上,他就必能认出神的道。他必定会,这是早就被了的。它是如此完美地被了:它就是真理。

  我们不会再有什么组织了,但现有的组织会联合成一个。她在做什么?他们同麦秆要怎么样呢?一起被烧。说:“要来。麦子要收在仓里,然后怎么样呢?那些秆阿,茬阿,荆棘等等要被不灭的火焚烧。”你明白吗?首先要发生什么?要来首先把稗子捆起来。对吗?看,他们现在就在把他们自己捆成一个大组织,再也不会有组织了。

  麦子就在这里了。感谢神,麦子在这里了。在这里。他证明他的道是真理。麦子在这里了,正在成熟,正躺在神儿子的同在中。

  就像一次我读过的一个故事,有一位医生是个,他爱。每次付不起诊金时,你知道他怎么做吗?他就拿红笔写下:“免去你的诊金。”最后,这位医了。医后,他的妻子十分自傲。她跟丈夫不同,就像今天的一样。她去把欠过她丈夫诊金的人都召集起来,她搞了民事诉讼,把他们告到法庭。她说:“你们无论如何都要付清所欠的诊金。”

  把她呈交的一些单据看了看,对她说:“夫人,过来。”他说:“这红色的字是不是你丈夫写的呀?”

  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用他自己的血给他的道签了名。弟兄,没有任何东西能把我们从这应许上带走。我们了。

  现在,你们低着头。我理解,在列王时代有一个人兴起,发出预言,说出他们将在哪里迎战并消灭敌人。如果我理解得对的话,有一个地方是你迎战敌人的地方,那就是照着神的道。敌人正是试图在神的道上挑战你。你要用“主如此说”迎战它。

  快到中午了,我没有时间做呼召了,只能这样:你们低着头的人里,有多少人愿意举手、低头、闭上眼睛说:“我想要成为他的一部分。我想让自己跟他和他的道联合。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怎么说,我都想成为他的一部分。”请举手,说“我愿意”?神祝福你。百分之百的人都举手了,我想是的。

  福哉,爱主, 彼此以爱结连,(那就是神的道) 和睦同处,同心合意, 在地如同在天。(“我与父原为一。你们与他也成为一。”) 我们离别之时, 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 盼望再会有期。

  呐,我就讲到这里了。圣经说:“凡信他的,就是接受他的道的人……”明白吗?我不能说谁是谁不是,这取决与你。但如果你死守着一些信条,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的,不管你是谁,如果你还死守着与神的道相的,我亲爱的朋友,今天就离弃它吧。你会吗?离弃它,转向神。不要因一个字使你与的沟通中断。愿应允这点。

  父神啊,这些人在这里已经坐了很久了。我记得有一次保罗也在传讲这同一条线上的东西,就是,他们整夜坐着听他讲。有一个年轻人从窗户掉下去摔死了。保罗下去伏在那年轻人身上,说:“生命要回到他的身体中。”现在,父啊,这里有病痛的人,这里有需要为他们的身体的人。我祈求,亲爱的神,不要等到下一场,他们不需要等任何东西,神的道一直就在这里,就是,我祈求你医治他们每一个人。神啊,让他们每个人都得痊愈。求你应允。祝福他们的劳苦。如果他们没有相信的话,他们就不会坐在这里,他们就不会来听这道。现在,主啊,他们举手,他们相信,愿他们的心领受这道,让每一个传和每一个平信徒都领受。愿罪人接受,愿背道的人回来。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的名祈求这样的祝福。阿们!

  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不要弃绝这个世界?我们弃绝了这些世界上的时髦吗?那些、华丽、把当作生财工具的东西,我们要弃绝它们吗?要吗?我只要,那是我想要的一切!“认识他就是生命,认识他。”我爱他。你难道不爱他吗?啊,我们是多么爱他啊!

  神祝福你们。希望下个星期天再见到你们,或者下个星期六。如果见不到你们……如果届时见不到你们,就在图森再见。如果不是那时见面,我就在十七再回到这里见你们。如果不是在那时,我要在荣耀里见你们。阿们!

原文标题:情欲的季节-1212 收获的季节 网址:http://www.ppt-china.com/yuerjiaoyu/2020/0214/84858.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泡泡堂育儿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